【宁静·梦】有一条寂寞的长街(诗歌/外三首)

| 2021-11-25|

◎ 有一条寂寞的长街
  

  
哭声散场,幽灵们继续赶路
  
影子在诠释虚无,演变生死更替
  
叶子反复讲述的年轮
  
并非你想象的那么肤浅,轻薄
  
灰尘无法捕捉,一半嵌进泥土的超低音
  
就像你找不到山洞,羊皮书
  
盗贼的宝藏。我反复说了,那只是传说
  
请别相信。你用更深的沉默
  
翻动一堆银杏叶。你看那些黄
  
那些明黄里的王朝,依然保持完好的秩序
  
君是君,臣是臣。庶民匍匐在地
  
它们语调低沉,三呼万岁
  
没有惊动青石板
  

  

  
◎ 水涨船高
  

  
我们烹茶。外面正下雨
  
池塘水满了,浮萍会和我一样
  
生出突围的冲动
  
根须的白,被日子继续漂白
  
不能再游荡了
  
想着陆,想挽住一枝垂柳
  

  
这时水开了,依次经过茶壶,闻香杯,品茗杯,一帘秋水
  
无人询问那艘夜航船,长着络腮胡的男子
  
他自带灯塔,逐渐成为灯塔
  
他所经过的海域海岛,至今未被命名
  
他曾说起的潮汐,我们以为是名词
  
只和月色有关
  

  
后来,是谁提到82年的拉菲
  
为什么,又醉在二锅头的狼藉里
  

  

  
◎ 蓝瘦
  

  
这是很久以前的事了
  
十几年,足够被盗取大部分细节
  
就像某些果实短暂的储存期
  
是的,我身处江南
  
至今还是偏爱热带水果
  
一骑红尘。不仅仅是一个词,一句诗
  

  
那天我从北海转道南宁
  
中午时分,走进一家米粉店
  
我加了很多辣。我吃得很慢,吃了很久
  
眼泪一直落在一条手机短信上
  
外面,阳光湿漉漉的
  
米粉店人很多,通道特别窄
  

  

  
◎ 多功能厅
  
1
  
小舞台还是旧模样
  
只比寻常日子,高出二十公分
  
一排排椅子坐着曾经的影子
  
高矮胖瘦。新人。旧人。不同的我
  
那时候可真年轻
  
一会儿在新春晚会上,一会儿在听报告
  
音乐和单一的发言混杂,频道切换
  

  
闲置的时候,我闯入静寂
  
音响设备都在。但它们不出声
  
只吸纳浮在空气里的音符
  
光亮里有灰尘游动。我看不清那张脸
  
可能是两根廊柱之一,也可能是舞台本身
  

  
2
  
灯光闪烁。多角度折射,旋转
  
旗袍下,腰肢柔软。何日君再来
  
“神秘香水是一种慢性毒药
  
饮鸩止渴,通常在轰鸣中发生变异”
  
你依然沉溺。舞步通向百乐门,上海滩
  
眉眼染上灯红酒绿之后
  
音乐停了。陌生人微微弯腰道别
  
这加剧了你对自己的陌生

责任编辑:1